写每个女孩的童话

如果这一年,你也是一个人

    前几天听一个朋友说她在武汉买了一套房,刚付完首付,不知道房贷还要还多久,想着就心酸。我说您老人家再辛苦几年,多给几家杂志社画插画,周末没事再去教教小朋友,当不了多久房奴的。“可我还是一个人啊,之前在广州的时候发高烧,要不是外卖小哥,说不定就和你永别了。”她一脸轻松地好像在讲别人的经历。

    小时候经常想,长大后一定要搬出来自己一个人住。不用在回家前匆忙的啃完一整个冰淇淋;不用在听到门响后慌张的关掉电脑显示屏;也不用藏起辛苦攒钱买的小人书。那个时候,我在自己的房间里过着没有总觉得安全感的生活。...


喜喜快跑

    喜喜本名路喜喜,不是艺名,也不是笔名,只可惜她长得一点也不喜庆,八字眉,小眼睛,肉鼻子,还有那张上下左右一样长的脸。大四毕业一年,室友们都陆续找到了工作,翻译,文秘,空姐,只有她还在一家小公司的后勤部每天碌碌无为行尸走肉的活着,每个月的工资仅够交房租和吃没有质量的一日三餐。

    这里是上海,喜喜的工作地点只是其中一座高楼大厦某一层的一张办公桌,两点一线的生活,每天早上被一大群人挤上地铁,晚上再被一大群人挤下地铁。合租的室友经常凌晨才回来,所以她们周一到周五是不见面的,有时候深夜睡不着,喜喜站在阳台上,...

这一年,你还好吗

    好久没有回到这里,第一篇文章还是两年前,那时候我信誓旦旦的说要去参加新概念,去上海巨鹿路看梦想开始的地方。然而时间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东西,又或许是未长大的玻璃心,写不下去的东西被遗忘在草稿箱,像永远在等待拆迁的烂尾楼。

    这一年最好的朋友LaLa去了美国,隔着半个地球,隔了8小时时差,我睡觉她起床,我在食堂吃豆浆油条,她在公寓做咖啡面包。圣诞节那天,是美国今年的初雪,LaLa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,她抱着一颗真正的圣诞树,像高中时候那样对着镜头只会比剪刀手。我问她,今年回来吗?她说不了,那边假期太短回...

查令十字街84号

   高三那年是我第一次听电台,经常是午夜12点以后,除了音乐频道就是情感节目,我喜欢这些主持人的声音,绵密且柔软,像刚刚做好的五彩棉花糖,或者是新鲜出炉的焦糖布丁。我一直认为打磨声音就像手工艺人打磨工具,需要时间去寻找,磨合。中国有句成语,叫“匠人之心”,以匠人之心,啄时光之影,厨师用手艺记住味道,雕刻家用技艺记住历史,主持人当然也可以用声音记住生活。

   所以我决定做一个属于自己的电台,就叫它“查令十字街84号”。这其实是一本书,讲述了1949年至1969年住在纽约的剧作家汉芙小姐和位于查令十字街84号的小书店长达20年的书信...

赐我

赐我洒脱

赐我减掉长发的利落

赐我走过凡尘俗世还能洗去一身的污浊

赐我眼角的痣

赐我一个人醒来的生活

赐我一路向西看苍山洱海的天高地阔

赐我沉默

赐我心中的佛祖

赐我杀死念念不忘的少年依然如故的懦弱

我说不如赐我一个因果

可你说行走世间妖魔鬼怪没人逃脱

做自己喜欢的事

    从小到大每个年龄段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:你的爱好或者特长是什么。

    小时候我妈嫌我在家吵,就把我送去绘画班学了两年的画画,苦于我并没有成为下一个齐白石的天赋,她又把我拎去学英语,开始了所谓的英语启蒙教育。后来又陆陆续续在我妈的带领下走马观花一样的学过跳舞和古筝,可是迫于我越来越圆润的体型和对音律的无感,慢慢的也就放弃了这些无用的技能。最后她无奈的说:“反正也带你感受了一遍,以后自己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吧。“

    然后高中毕业,周围的人突然一窝蜂的去学各种各样的...

你好,厦门,再见

   七月似乎是去厦门最好的时节,日光正盛,连雨水都透着一股炙热,而我恰好钟爱这样的气息。只是错过了凤凰花的花期,总有一些遗憾。

    海边城市亮的早,火车驶入城中的时候能看到天空渐渐透出来的一抹抹沁人心脾的蓝。在网上提前订好了青旅,大厦的顶层的复式公寓,四面通风,阳光充足,客厅有吉他手鼓,还有挂在窗台的紫色风铃。

    看着时间尚早,趁着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,我打算先去一趟厦大。厦门没有地铁,只有公交和BRT,可能是旅游旺季,车上推推搡搡的全是人,耳边充斥着各种听不懂的闽南语。...

祝你一切安好

  那天和我妈聊起高中同学聚会,她问我那谁谁回来没有,我不耐烦的跟她解释:“那谁谁不是我的高中同学难道你忘了吗?我们从初中毕业就很少联系了啊!”我妈在一旁小声嘀嘟:“我还以为你们一直都很好呢,明明之前都一起骑车回家的。”

   那个时候我刚上初中,那谁也是,其实在这之前我们就见过一面,我妈妈和她小姨是大学同学,所以后来得知我们被分在一个班的时候才觉得这就是天注定的缘分。她瘦瘦高高的,长得很白,头发硬硬的一大把扎成高马尾束在脑后,走起路来甩得跟秋千一样。而我呢?矮矮胖胖,软塌塌的头发只能随便搭在肩膀上。但是这样的我们,一同桌就是整整两年。...


姑娘没有双眼皮

    第一次知道长得好看的好处是在初中,那个时候男生喜欢给班上的女生取外号。有一次坐在我后面的男生对我说:“你知道xxx的外号是什么吗?”(xxx是他们选的班花),还没等我猜他就迫不及待的告诉我然后又不忘大声加上一句:“我们只给长得好看的人取外号。“当年还不知道什么是玻璃心,什么叫心理阴影面积,只是突然明白:原来在别人眼里自己是不好看的,哪怕连外号这种东西都不配拥有。

    然后是高中毕业,我在QQ上给喜欢的男生表白。他一来就找我要照片,我当然没给,毕竟那个时候还没有美图秀秀,而我也没有好看的底子。我说:”我...

1 / 3

© 余周周 | Powered by LOFTER